全国真语文“双线统一”教学活动系列专访(二)

作者:樊建军    文章来源:高中部   点击数:次    更新时间:2018-09-26 15:46:47

真语文,真性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访上海高考语文阅卷组组长周宏教授

    周宏,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、华东师范大学语文教研中心副主任、上海市写作学会副会长,连续多年担任上海市高考语文阅卷中心组组长。让我对周教授产生专访念头的是王旭明理事长的一席话——“周教授是作文和口语训练的专家”。而我恰好在这两个方面有具体的问题,正需要像周教授这样的大家答疑解惑。

    我与周教授素不相识,这样的文化名流能接受一个普通老师的采访吗?加之专家们很忙碌,要挤出整段时间很困难,一时心中颇为忐忑。真是无巧不成书!我正为此事忧愁之际,机会突然而临。二十日中午一点半左右,我正在午休,负责这次专家接待工作的王颖老师(笔者夫人)打电话说:“华东师大的周宏教授在兴周大酒店,两点钟得把他接到学校,几个校车司机忙得排不上点。你可否开车接下周教授?”尽管我睡意正浓,但比起这个绝佳的机会,这算得了什么呢?一骨碌从床上起来,二话没说就去开车接人。我打起了小算盘,尽快把周教授接过来,乘机采访他,所以分秒也没耽误,等我把周教授接到学校一楼接待室,才一点五十分。得知我是龙岗的语文老师,在用私家车接他时,周教授对我连表谢意,像个健谈的大哥,与我寒暄起来。他说他讲课的时间是三点左右,我立马提出专访的要求,他满面笑容,爽快地答应了。我有较重的咽炎,看我咳嗽了两声,他就赶紧把吸了两口的香烟掐灭,温和而热切地说:“开始,开始!就喜欢和爱思考的人交流,我有许多朋友也是中学老师。你们常年奋战在教学第一线,虽然辛苦,但有接地气的第一手材料,我的很多课题就是一线老师提供的。”说完,热情地在我的采访本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号码,以便日后就学术问题进行联系。这时,之前的顾虑一扫而光!愉快地对周宏教授进行了大约半个小时的采访。因我之前早做好了采访的准备工作,认真阅读了周教授的相关资料,所以我就单刀直入,直接发问。


采访现场

    樊:“周教授您好!作为上海市的高考语文阅卷组的组长,您喜欢怎样风格的作文?得高分,甚至满分的作文,有什么共性吗?”

    周:“从直观美感上讲,字迹娟秀,卷面整洁的文章给人以清爽的印象,在同等水平上,书写好的文章当然易得高分。上海的高考作文之前很少给打满分。因为我们认为世界上没有完美无缺的文章。但是在和北京的,还有你们陕西的同行交谈时,他们认为,只要作文达到高中生应有的高层次,是可以得满分的。像北京的高考满分作文就比较多。因此,这两年上海开始出现高考满分作文,否则对上海考生有点儿不公平嘛。”

    樊:“你们有具体的操作规则吗?”

    周:“我认为,优秀作文最大的亮点就是要具有‘理性思考’。高考作文写议论文的比较多,就以议论文来讲。在立意思辨及论证的过程中,不仅从主观上要明确观点,有严密的逻辑推理过程。更重要的是,结合一些客观的因素,对已有的观点进行否定之否定。通俗的讲就是先证明观点,再结合具体的客观因素,对此观点加以质疑,从而进行深层次的分析论证。上海的高考作文习惯于要求考生以自身的考察为入口,以社会的思考为出口,以对身边事实的关照为基础,结合自己的逻辑思维的能力,得出一个属于自己的结论。以今年上海的高考作文为例,它让考生分析‘被需要’这一普遍存在的心理现象。有个考生在论述了被需要可以体现自身的价值时,突然笔锋一转。发问提出,‘难道只有被需要才是展示个人才华的唯一途径吗?’据此又展开较深层次的论述,赢得改卷老师们一致好评。”

    樊:“最近,我刚好给学生在辅导写作,罗钰茹同学在她的作文《药神》中有段话,我感觉很像您所强调的那样,我大概说下,请您给评判一下吧。”

    周:“好的,请讲!”

    樊:“文章有一处是这样写的:‘程勇开始倾尽自己的全力,开启了补贴模式,去救助更多的慢粒白血病人……当警车缓缓驶过被病友们包围住的街道时,他就是患者们心中至高无上的神。《我不是药神》的放映,让中国数以万计的慢粒白血病人以及更多的病患产生了共鸣……甚至可以说是电影带给了他们生的希望,让他们看到了一丝黑暗中的曙光。

    神,其实永远都是不存在的。然而,当一个人尽自己的努力帮助了他人,那么他就已然成了神。’”

    周:“文章从患者的角度说程勇是神,接着又否定神是不存在的。文笔一转,当一个人为了别人的生命,可以牺牲自己的时候,他就是神。这样由肯定到否定,最后又达到肯定。是比单纯的肯定赞美要深刻些。思考肤浅,思辨机械,文质脱节的文章肯定不会取得理想的分数。”

    樊:“谢谢周教授中肯的分析!考场作文大多要求不许‘套作’,那么怎样的作文是‘套作’呢?有什么切实可行的方法防止套作吗?”

    周:“考场作文要求学生不许套作,旨在鼓励创新,写作属于创造性思维。照搬照抄,是创造性思维的大敌。开头说观点,中间举事例,结尾喊口号。这样简单的结构方式是不可取的。但是,在具体的改卷过程中,我要求老师们不能轻易判定学生的作文就是套作。一是对学生的前途负责。是不是套作,本没有固定的标准,弹性很大。二是关键要看文章的本身。只要文章能针对材料,提出正确的观点,会运用基本的论证方法,摆事实,讲道理,阐述观点,就不要轻易断定是套作。你想,在短短的几十分钟里,让人人都写出使人耳目一新的美文,可能吗?毕竟满分作文是凤毛麟角。”

    樊:“同事们调侃说,语文老师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批改学生的作文了。坊间流传这样一个笑话——有个语文老师在临终的时候,就是咽不下最后一口气。儿女们尝试了好多种方法都无济于事,看他痛苦挣扎的样子,他的老伴对着儿子说:‘把你爸的那摞子作文本抱来吧!’听闻此话,老先生溘然长眠。那么,关于批改作文,周教授可有何妙招?”

    周:“你们平时都用那些方法呢?”

    樊:“我常用的方法是老师精批、学生互评以及民主评议等方法。”

    周:“我曾在中学带过三年的语文课,我精改一篇作文大概十分钟,一节课也就是三五本的样子。改作文的确很辛苦,文章是写出来的,更是改出来的。啥叫呕心沥血,语文老师精改作文的样子就是呕心沥血啊!不仅是布局谋篇、遣词造句,就是一个字,一个标点符号错了都得改过来。我主张精改作文,也不反对那些经过精心策划,符合学生实际情况的好的方法。任何方法都是手段而已,最终还是要看实际效果如何。”

    樊:“关于口语训练你有一些超常规的方法,有人公然说您的训练作业是一种‘变态作业’。您是怎样看待这一评价的?记得其中的一个作业是——男的扮女的,带发钗,穿裙子,穿高跟鞋,中午人多的时候到食堂门口说‘我是小沈阳的徒弟,我叫小损样’。还要唱情歌,过程至少15分钟。女的要在中午人多时,站到食堂门口唱歌,要5到10个异性的名字和手机号码。”

    周:“一个老师,只要能让他的学生有收获,可以不顾及自己的形象。我的目的是让学生掌握知识和能力,做老师得有一点牺牲精神!站在演讲台上,我就是王者!我的方法可以有效克服学生的自卑感,树立自信,增强语言的应变力。”

    樊:“感谢周教授的点拨,您的回答使我受益匪浅。”

    周:“过奖了,咱们是在探讨,在交流。不客气!”

    两点半的时候,周教授需要提前几十分钟进入和雅大礼堂,对讲课内容做最后的梳理。我帮他拉着行李箱,一直送到礼堂门口。似乎是意犹未尽,我俩在路上边走边聊。只见他说到忘情之处,或慷慨激昂,或摇头微叹,或会心微笑。这种大才智,真性情,谦谦君子的形象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 

上一篇:全国真语文“双线统一”教学活动系列专访(一)     下一篇: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及西北大学科普知识讲座